宫里虽然安稳无恙,可是前朝却被安宁伯的那道请罪折子折腾了个天翻地覆。

宫祁麟眯着眼,倚在龙椅上看着底下吵成一片的朝臣。

其实单单就请罪折子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可偏偏这件事情好死不死的却和辽王扯上了关系。

之前那本涉及到辽王私密的册子被搜出来之后,已经是人心惶惶了。可大半心里有数的人虽然忐忑,却也并不敢真的将这件事情挑到明处。

甚至,连提也是极其避讳的。

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会引火烧身。不少人更是在心底暗暗期待,只盼着皇帝能够法不责众,念在眼前北境战事正酣,既往不咎才好。

可是现在皇帝是一个字儿没提的东西,却让安宁伯掀了锅盖,一想到即将或许会来临的血雨腥风,不少涉及到这件事情里的世家,真心是恨不得掐死了此时正跪在殿中的安宁伯才能解恨。

所以一时间是轻判还是重罚,在朝堂之上是炒成了一锅粥。

“朕是真的很好奇,若是真的朕真的依了你们的提议,严惩安宁伯,那剩下那名单上的人,该如何呢?!”宫祈麟扫了一眼一旁的更漏,大约也是被底下吵闹不休却仍旧得不出任何结果的折腾闹烦了,他终于慢悠悠的轻咳一声,十分不耐烦的开口道。

原本还喧哗不休的朝堂,因为宫祈麟的这一句话而瞬时鸦雀无声。

特别是其中怀着报复之心的那些企图蒙混过关的涉事者,更是面色苍白的再也没了先前的正义凌然。生怕接下来就真的会被宫祈麟点名一般的缩了回去。

“朕倒是觉得,安宁伯的这个戴罪立功的主意挺不错的。”宫祈麟见底下的争执停歇,便也懒得再继续多说什么。而是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继续慢条斯理的对还跪在大殿中间的安宁伯开口道:“你既然有这个心,那朕就给你这个机会。办好了,功过相抵既往不咎;办不好,那便是罪加一等千刀万剐!”

等待王子的美女

宫祈麟的这番话算是一锤定音的决定了这场风波的结果。

而原本还悬着一颗心的安宁伯也终于暗暗松了口气,恭恭敬敬的叩头谢恩,不敢有违。

……

处理完前朝的事情回来的宫祈麟一进暖阁,便听到安素素正在和安吉祥闷头商议着些什么,前面说了些什么他倒是不太清楚,就听到了一句能够多些银钱也是好的,再看到一旁桌面上摆着的几件玩器,心里的疑惑更是重了,便直接开口道:“你们这是在商议什么呢?!”

见到宫祈麟进门,安吉祥忙从炕沿上站起身行礼,之后才笑着起身对宫祈麟回道:“回陛下,成人猫咪网站网页版在线观看臣妾正在与娘娘商议,去大慈恩寺捐银子办粥厂的事儿呢!”

说话间很是简洁的也将顺王妃的提议对宫祈麟复述了一遍,而后见宫祈麟神色并没有什么不悦,才继续道:“如今雪灾初定,北境又战事不断,年关将近,娘娘的意思是索性借着这个机会,关心一下雪灾流离失所的民众,多少,也是份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