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瑾玉冷眸注视着他:“不如你履行一个试试?看我是不是敢拆了你的天机阁。”

   “你自己不能娶,还不让小萝卜嫁人了?”兰昊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幸灾乐祸,“林大世子,你就等着做我的大舅哥吧,哈哈!”

   “兰公子,您就别说了……”五夜劝道,“惹的我们二爷不高兴,吃苦头的还不是您自己?您又打不过他……”

   “用不着你小子多事!”兰昊得意洋洋的接着说,“反正是他自己非要知道,现在知道心里难受了吧?活该!”

   “兰阁主——”

   这时后头忽然响起一阵叫喊声。

   兰昊回头,看到远远一个管家似的人物,快步跑来。

   等人走近了,他认出来人,问:“你不是陈家的大管家吗?”

   那人喘了几口气,从袖子里掏出一块汗巾擦汗,点头道:“我是族长的管家,特意来轻兰阁主回去的。”

   “找我回去?”兰昊指着自己,“你没弄错吧?我可不是你们的大长老,你们大长老在那里呢。”

   大管家笑容可掬的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不找大长老,我就找您,兰阁主。”

   兰昊莫名其妙:“找我做什么?”

   女神海边甜美嬉戏肌肤白如雪

   林瑾玉淡道:“说不定你刚刚发展的天机阁成员,被人家识破了呢。”

   “不会吧,这么快?”

   兰昊一脸惊讶。

   林瑾玉:“……”

   他真怀疑这个兰昊成天四处乱逛,是不是见到一个人就要把人家发展成自己人。

   对面听见这话的大管家也是一脸黑线。

   朝人家家里安插监视这种事,能不能别当着人家的面说?

   “呵呵,没关系,反正兰阁主是自己人。”大管家好脾气的乐呵呵道。

   “自己人?”兰昊眨眨眼,“恩也是,反正我跟你们大长老很快就……”

   大管家马上摇头:“哦不,您不是和大长老成亲,您是要跟我们族长成亲。”

   “嗯?”兰昊愣了下,然后瞬间就想起来一件事。

   他和陈香雪的那个协定!

   夭寿了……

   他居然把这事给忘的干干净净!

   “梅七姐姐快来看,有人要入赘给人家当女婿咯!”

   青萝清脆的声音传来,带着比他刚才还强烈的幸灾乐祸,让兰昊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谁要入赘?”梅七温柔的细细的声音,带着一点点惊讶。

   入赘当女婿这事,在大周那绝对是一件会被围观的稀罕事。

   兰昊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受到梅七的关注,居然是因为这事,当时就有种想死的冲动。

   青萝笑嘻嘻道:“就是那位自诩人不风流枉少年的兰大阁主啊!”

   “兰昊?”梅七无神的眼睛朝兰昊的方向转去,轻轻笑道,“他倒是想得开。”

   “什么啊我就想得开!其实我……”他瞥瞥大管家,把剩下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虽然花心又滥情,但他对生意伙伴向来认真,绝不会随便给陈香雪拖后腿。

   这个时候如果他说出真相,说不定陈香雪就会被长老团弹劾下台。

   堂堂陈家的族长,总不能外嫁到别人家吧?

   当然更不能找个身份低贱的男人。

   她若是找不到一位身份足够优秀的入赘女婿,她这个族长也别想当下去。

   所以兰昊这个自作自受的苦果,他还就必须咽下去。

   “咦,原来有人已经是别人家的女婿了哦?”林瑾玉用只能他们俩听见的声音,微笑道,“就是不知道如果我那位美丽的母亲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反应呢?也许会替你母亲好好教教你为人守信的道理?”

   兰昊:“……”

   这就叫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

   “七姐,小萝卜,你们等着我,等我成个亲,就回去找你们——”

   兰昊一副肝肠寸断的样子,被大管家硬是拖走了……

   “二爷,真让兰公子跟陈族长成亲啊?”看着他们离开,五夜有些担忧道,“咱们要不要帮他?”

   “用不着。”林瑾玉星眸微眯,“兰昊……他可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没用。放心吧,我们回去。”

   若真的手无缚鸡之力,他能够镇的住如此庞大的天机阁?

   能够一个人常年四处在深山老林游荡而毫发无损?

   想到在迷雾森林中的时候,所有人都被饥饿和寒冷所折磨,唯有他像是完全没感觉,青萝忍不住回头问梅七:“姐姐,兰昊他真的没有武功?”

   “谁说他没武功?”梅七奇怪,“你跟他认识这么久,也不知道吗?”

   青萝有些吃惊:“他自己总是说自己柔弱无力啊……既然会武功,为什么要隐藏起来?被人欺负很高兴?”

   梅七笑着摇头:“除了你,谁敢这么明目张胆欺负他啊?其实也不怪他,他练的武功有些不同寻常,在没练成之前,是不能随便动用的。”

   “怎么算练成了?”

   “等他可以成亲的时候吧……”梅七有些不确定。

   “成亲?”青萝听不懂,“他眼下就要跟陈香雪成亲了啊……”

   “嗯……我的意思是,”梅七有些腼腆的笑笑,“成亲也不能入洞房的。”

   “啊,我懂了!”青萝拍手,“姐姐的意思是,兰昊的武功在练成之前,需要保持童男之身?”

   梅七温柔的点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哈!”青萝开心起来。

   总是一副浪荡子德行的兰昊,长得妖冶俊美的兰昊,声称要阅尽天下美人的兰昊,他——

   居然还是个童男之身!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一句话的奥义。”

   “什么?”梅七永远一副有耐心的温柔模样。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你呀……”梅七也跟着笑起来。

   马车里传来一大一小两个女子的清脆笑声,传入林瑾玉和五夜,以及被绑起来,关在马车里的沈卿的耳中。

   五夜笑道:“妞妞真是到哪都是开心果,连梅七姑娘都能被她逗的如此开心。我还从没见过七姑娘笑呢。”

   她真的如此开心吗?

   林瑾玉听了没有言语,坐在马车上,朝后面遥遥看了一眼,心中有些黯然。0629_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