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姬这时的态度,已带上了几分勾人的媚态,眼波流转间再难见先前的平常无奇,多出的灵动瞬时便吸引住了安素素的目光,再配上她这柔媚无双的语调,安素素一时间也有些面红心跳的挪不开眼去。

“主子,妆姬方才不过才是施展了一点儿小手段罢了,可是当时主爷似乎也是知道了妆姬的想法,便对妆姬说,让妆姬对他使出毕生所能。”见安素素的神色动摇,妆姬转瞬便又收了方才的放肆,她微微一笑,看着安素素继续心平气和的讲述道:“可是结果……说了不怕主子你笑话,主爷虽然从头到尾都看着妆姬,但是无论妆姬如何施展,他别说迷情,就连欲望都未曾有过!曾经在暗部还留有一个传言,说主爷说不准是有龙阳之好,对女子并无兴趣。”

“主子觉得不可能对不对?”妆姬看着安素素愕然的表情,也猜测到她此刻的惊讶和不敢置信,她便又继续说道:“可是这却是不争的事实,主爷只会对您动心,动情,动欲!而那位扶摇郡主,不是属下轻看她,或许她的那一套手段对付旁人有效,但是对付主爷……怕只会自取屈辱罢了!”

妆姬的话,让安素素沉默不语了许久。

然而对于她到底想了什么,妆姬倒是没有去多问,只是顺着又陪她逛了一会儿院子,甚至还在一旁陪着她用完晚膳才回道自己居住的院落。

可就在晚上妆姬刚刚坐入木桶身放松开始沐浴的时候,却被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人给吓了个魂飞魄散:“主,主爷……”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宫祁麟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大营?!

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别院!

就算是大营和别院的距离相差不算太远,可好歹飞马也要一个多时辰吧……

难不成……

妆姬咽了口口水,努力将身体往水下沉了沉,只露出头来呆呆的看着宫祁麟干笑道:“主,主爷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南风的消息断了。”宫祁麟转身,缓步走到了一旁坐定,方才开口扔给了妆姬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手捧向日葵黄色裙子美女唯美户外图片

南风,暗部蜂堂的堂主!

暗部众堂主中最为神秘莫测的一位,就像这名字一样,整个蜂堂的成员便像是蜂群一般,收集和整理各路消息,可以说蜂堂此时的庞大已经超出了眼前妆姬的估计,而这位只会和宫祁麟联系的神秘堂主,竟然与宫祁麟断了消息,这……

“请主爷吩咐。”妆姬在最初的愕然之后,便归为了平静。她微微垂眸,一脸严肃的低声领命。

相比较蜂堂,她所掌握的魅堂在暗部中算是比较偏门的一部,作为蜂堂之外的情报收集口,她很清楚宫祁麟告诉她这个消息,代表了什么。

自然是让她去找寻南风的下落。

“去年在朕初登基之时,朕安排南风前往东海郡调查东海王的情况,一直以来南风的消息传回来的相当稳定,只不过在一个月之前,朕便再没有收到任何南风的消息。”宫祁麟抬头看着妆姬,淡淡的开口道:“之后便有了猎场行刺之事。朕总觉得这其中有些古怪,所以想要你去查一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1340_a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