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竟然私下里调查我?!”听出周玉安话中深意的二节一下子便炸毛了,她气得脸色酱红,差点儿背过气去。

   也是真怪不得她生气。

   过往的一切是她无法去碰触的伤疤,就算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不敢轻易的去回想碰触。而现在面前的这个男人却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蛮狠的扯掉了她一直努力去维护的假象,让她一直苦苦的想要隐瞒的一切,没有任何遮挡的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这让她情何以堪?!

   “虽然说人应该往前看,可是过去的事情再如何也是事实,不是你想隐藏就能真的当做一切都不复存在的。”

   周玉安很轻易的就想到二节会如此生气的缘由。所以他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带着几分调侃的继续和二节斗嘴,而是一脸认真的看着二节,轻言细语的陈述事实。

   “你知道什么!”

   二节牙咬得咯咯响,看向周玉安的眼中是让人心碎的绝望和渗人的恨意:“对于旁人来说,不过是淡去了的嘴边的谈资,可是对我来说,那是我的家人,是我的父母兄长!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可是却无能为力,大人,你知道那种痛苦吗?!你明白我每天看着仇人就在眼前,可是却无法去给自己的家人报仇的那种折磨和无奈吗?!”

   “我入京兆尹府,到宫大人身边,从来目的就只有一个!”二节说话的功夫,眼圈已经红了,她哽咽着别过头,转身藏起她此时流露出的狼狈和无助:“我告诉宫大人,我要报仇,我要找到那些人谋害我父母家人的证据!”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我耗尽办法,却也未曾找到能够定罪秦庆云弑兄夺产的证据!反而还看着他用着当年霸占去的属于我父亲的家产,平步青云,成了现在的户部尚书!”

   二节苦笑着抬手捂脸:“如此无能的我,有什么资格活下来,又有什么资格去见我那冤死的父母家人?!”

   “你要的机会,现在不就在眼前吗?!”

   花房mm淡雅清纯写真

   周玉安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二节的肩膀,见她没有抗拒才又靠近了她几分,贴在她的耳畔带着几分蛊惑的低声道:“现在秦庆云已经被拘押在狱中,想要如何审问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

   “你想,他身上牵扯着与兰月国密谋不轨的嫌疑,陛下的交代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所以咱们如今决定对他上重刑,又算得了什么?!”

   二节身体一僵,大概是周玉安的提议太过诱人,让她一时间竟忽视了她此时的状态,几乎已经是半依在周玉安的怀里了。她满脑子里都还想着方才周玉安的提议。

   不得不说,这个提议对她来说也实在是太诱人了。

   如果真的能够在眼下让秦庆云吐口,那么……

   “可是,这样真的可行吗?!”虽然心中已经按耐不住的要点头,但是二节却还是有些犹豫。

   这大概算得上是以公谋私了。当然,这种公报私仇的事情在现如今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万一要是给京兆尹府带来麻烦,那……猫咪app永久vip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