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短视频奶出你的世界app

() 得到魏无羡回答的江澄没好气的把头一转,不想说些什么。

只有3个积分,购买去那个世界的穿越符也只需要3个积分,这还能说什么,去还是不去?

当然是去了!

于是,这一晚,就在夜时秋睡着的时候,某位刚进群,连群主的面都没能见到的新群员遭遇了他这一生从未想过的巨大危机。

我大清……

唉!

………………

次日,斗气大陆,纳兰家族。

阳光透过头顶的树叶照射到了夜时秋的眼皮上,令他眼皮不由得的动了动,下意识的伸手遮挡住阳光,缓缓睁开双眼。

“哈~”打了个哈欠,接着,夜时秋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倍感舒爽。

果然,睡觉真乃人生的一大快事啊!

“砰!”彻底苏醒后,夜时秋手掌按在树干上,纵身一跃,从这树干上跳了下去,双腿稳稳的落地,然后直接在院子里打起了拳来。

站台乖巧娃娃萌嘟嘟娇羞迷人

玄阶中级斗技,极灵悍风拳!

这门拳法类斗技,不仅可以让修炼者的拳头附带如狂风一般猛烈的力量,招式也十分的精妙,长时间练习更能增强体魄,是无限接近玄阶高级的一门斗技。

当初纳兰嫣然在斗技阁里挑选了许久才帮自己选中了这么一门斗技作为生日礼物。

据她所说,这门斗技最大的缺陷就是攻击手段只是能量外放,从外至内的对敌人造成伤害,不具备传导暗劲入人体的能力,不然的话,完可以被评为玄阶高级的斗技。

传导暗劲入人体,这一点倒是让夜时秋想起了原著中的八极崩,那门斗技就是以强大的暗劲为主体的,八重暗劲叠加,威力甚至堪比地阶低级斗技。

当然了,只是在威力上堪比,一门斗技的评级可不仅仅是看它的威力,还有它的施展条件,特殊效果,副作用等各种方面,所以说到底它也只是一门玄阶高级斗技。

不过比自己的极灵悍风拳肯定是要强的,夜时秋想着,如果有机会自己能够得到一门和八极崩类似的以暗劲为主导的拳法类斗技,再将它和这门极灵悍风拳结合起来,那么对于自己而言,一定会是巨大的实力提升。

现在的自己,在攻击手段这一方面,实在太薄弱了。

半个时辰后,夜时秋打完收工,额头上溢出了一层汗水,双手下压丹田处,轻轻的呼了口气。

而就在他将流淌于四肢百骸中的斗气收纳回斗之气璇中时,他闭着眼睛猛地一睁,身体表面外放出了一丝丝紫色的斗气光芒,这是……

晋级了!

“嗡~”一股不大不小的气势以夜时秋的身体为中心,朝着四周压迫了过去,震得院子里的那些植被一阵摇晃。

很快,气势被收敛了起来,那紫色的斗气光芒也消失不见,可夜时秋的脸上却露出了怎么也掩盖不住的笑容。

修为达到斗者便具备了内视的能力,通过内视,他发现自己的斗之气璇已经连接上了三颗星子,也就是说,自己不但晋级了,还一口气提升了两星,现在已经是三星斗者了。

三星斗者,比纳兰嫣然还高出一颗星!

这应该是自己这些年注重修为和**的双重修炼,又故意压制境界,想要让斗之气变得更加雄浑和精纯后才冲击瓶颈,进阶斗者所带来的事后好处。

那些被故意压制的能量,在自己成功进阶到斗者后,找准机会反弹了。

这……应该也算是一件好事吧,毕竟反弹的是自己努力修炼来的能量,并不是靠嗑药嗑出来的。

夜时秋这一世,除了进阶斗者时用过一枚聚气散,就只使用过疗伤药,像别的增加修为的丹药,他可是一枚都没有服用。

当然,他自己用灵果酿制的那些美酒不算,他请家族的炼药师帮忙鉴定过,那东西除了口味发生了变化,在本质上和最初的灵果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属于丹药的范畴,只要别当水喝,就不会对人体造成不好的影响。

想来也是,如果说这东西偶尔喝上一点也有副作用,那灵果岂不成毒果子了!

言归正传,突然晋级成了三星斗者,这对于夜时秋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没有谁会嫌弃自己获得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握紧拳头,一团如雷霆般发出噼里啪啦声响的紫色气蕴出现,将夜时秋白皙的脸颊给照映成了紫色,注视着这团明显变得更加雄浑了的能量,夜时秋的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随后,听到院子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敲响的声音,夜时秋挑了挑眉,拳头一松,再次将斗气收纳回斗之气旋里。

然后按照往日的习惯,在早练完以后进群签到打卡,领取积分。

聊天群里,已经知道了那些‘大逆不道’的声音来源于何处,正在遭受着水深火热痛苦的乾隆皇帝,看到群主终于上线了,眼前顿时一亮,就要向群主求救,同时控诉这群恶徒令人发指的恶行。

谁成想……

叮,群主已下线。

群主只是签了个到,然后就下线了,从始至终都没有留一个眼神给他。

朕,朕可是天子啊!

朕在这个群里就这么没有地位吗,群主你看都不看我一眼?

乾隆皇帝瞪大了眼睛,眼中尽是绝望的神色。

而这时,因为时间过了凌晨,魏无羡又签到打卡得到了3个积分,然后才买下两张穿越符,接着跟着他一起来到了这个异世界的江澄,注意到乾隆的表情,眉头一皱,抬起拳头又往他的肚子上来了一拳。

你这个老家伙还敢给我装可怜,你不知死活的辱骂魏无羡的时候就该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个下场了。

在江澄的身边,魏无羡摇了摇头,不忍直视,好歹是一个老人家,江澄他下手也太重了,不过知道江澄这么做也是为了给自己出气,所以魏无羡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慵懒的坐在乾隆的龙椅上,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乾隆收藏的春.宫图。

别说,这皇帝大爷一把年纪了,写在书桌上的诗一塌糊涂,连街上卖烧饼的都不如,但他在某些方面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这本藏在桌布下面的春.宫图完就是极品货色,比自己收藏的想要给蓝湛看的那本都好。

嗯,我没收了!

已经连夜和众位群友商量好了对群主说法的魏无羡,并不担心群主上线知晓此事后会责怪他们,因为……我们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

另一边,从群里下线的夜时秋皱了皱眉,刚才他一扫聊天屏幕好像看到有新人来了,不过这里现在有人在敲门,所以他倒没太过注意。

“算了,就算来新人了也没什么,相信魏无羡他们会帮我接待好新人,给他们介绍清楚聊天群信息的。”夜时秋在心里这般想到,然后走到院子门口,将大门打了开来。

门外站着的是族中族务堂的执事。